七年前作的一首打油诗

令伊伤神赴荆门
狐死首丘怀故人
祝君安康序仲昆
晋地荒凉伤我心
州内琐忆感乾坤
二更如梦仿诸君
中北桑梓孤独魂
漂泊天涯无定坟
泊头火柴烟头灰
学海无涯岸边蹲
子为成仙广寒奔
事虽有定人两分
业债空乘雪霜痕
有心插柳未生根
成败晦朔魄空存

这是06年10月份,刚升大学时,写的一首藏头诗:令狐祝晋州二中漂泊学子事业有成。这是自己写来勉励自己与高中同学的,那时大家都叫我令狐。听起来很俗套,句子想必也很晦涩,大家不一定能看得懂,自己也不一一解释。不管如何,庆幸当年留下的东西,可以今天拿来回忆。

七年过去。记得当初写完这首藏头诗,发给几个要好的同学,一个最要好的同学立刻回复:有才。可就是这个最要好的同学在三年前已离我们而去。人生无常,迟早我们都要离开这个世界,可是小小年纪,人生刚刚扬帆即草草落幕,甚是可惜。他走的那年,我们剩余的好友相聚,酒喝了一斤多,醉后抱头痛哭!

刚上大学时,经常做这样一个梦:没好好学习,学校开除我,我要回高中再读。每到此时,都惊出一身冷汗,随即醒来,长吁一声。可见高中的学习在内心深处对我如梦魇一般,但这一点我却不自知。如果有人问我,哪段人生经历最值得珍惜,我会毫不犹豫的说高中。

高中时候,是我们逝去的青春岁月。学业虽然很繁重,我们也很穷,没钱买什么东西,但确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光。大家住校,相互之间称呼都很亲昵,一般都是一个字,或者各种外号。每天的日子,看起来都是重复的,早上早早起床出操,然后一天学习,直至晚上10点,中间穿插着吃饭。早起的喇叭里总是放着那几首歌曲,乃至今日我一听这几首歌,脑中就浮现路灯照进宿舍,大家极不情愿的起床穿衣的情景。

高中结时的朋友,感情是可以和发小一样的。自己庆幸自己认识了几个这样的朋友,有他们陪伴的高中岁月一度是很快乐的。大家相互扶持走过了高中,完成了那样繁重的学业。

七年过去了,同学之间的联系渐渐稀疏,各处天南海北,有些还在国外。年少时曾经志存高远,但长大后被现实折磨的没了脾气,同学们大部分过得并不得意,但也有小部分梦想还没被磨灭。不管怎样,希望大家不要麻木,但不要疲惫的去追求什么,成功是相对的,物质的生活容易满足,内心的满足不易。

往昔概相濡以沫,今后翼相望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