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苏东坡传》

昨天在kindle上读完了苏东坡传,本以为千年前人物的传记,必简短:年代久远,事迹佚失,有甚可写。谁知此书篇幅不小,断断续续一月才读完,书中夹杂着大量苏东坡的文学作品:诗词和书信等,吾久不读古文,美感失,只好略过。

苏东坡留下了大量的文字,百姓也口口相传着他的轶事,细心严谨的林语堂以此推敲出苏东坡的一生。苏东坡漫长的一生虽坎坷精彩,但也不过如其词云: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读完苏东坡的一生,印象最深的却是如下两个细节:

“太快建立的友情不会长久”

这是苏东坡的妻子王弗在其结交章惇的时候给与他的忠告。当时,苏东坡少年成名,意气风发,想必并不会将这句话放在心里,不久与章惇成为不错的朋友,后来这个朋友让他吃进苦头。历史上章惇到底人品如何,无从得知,不过《苏东坡传》中后来章惇加入“王安石党”,与苏东坡形同水火,后来章惇得势,打压元祐党人,将苏东坡发配海南,恨不得搞死他。当时他们都年近花甲,想不通为何有如此大的仇怨,何况当时苏东坡丝毫无法威胁到他。

想到这里,突然觉得年轻时的苏东坡可能刺痛过章惇某些敏感的神经。章惇的出身不雅,是个私生子,所以儿时可能受尽奚落,致性格外强内卑。而苏东坡虽性格温婉,但年少轻狂,难免会有些许恃才傲物得罪于人而不自知。凡此种种,最终导致了自己颠沛,起伏的一生。不过人生的不幸,确成就了文坛上的一朵奇葩。

再回头看王弗这就话:太快建立的友情不会长久,是否可以反应她和苏东坡的爱情:太快建立的爱情不会长久。他和苏东坡一见钟情的概率不是很大,因为这桩婚姻是包办的。但一路走来,他们的感情是真挚的,有词为证: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话说这是鄙人高中最喜欢的词。

人至将死

另一个给我印象很深的细节是,东坡晚年被贬惠州,想要在住所种植一棵树。他对帮他移植树的人说:树不要太大,太大不容易活;也不要太小,太小自己等不及树长大。读这段时,自己内心戚然,无助感犹然而生。东坡也在很早之前已抒发过此种感慨: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须臾的人生,意义何在,聪明如苏东坡都想不通,你我又怎能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