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从腾讯离职

现在是2019年7月29日,三天后我将离开工作近七年的腾讯,此时我的内心是平静的。

唯物辩证法中,事物的发展的主要动力来自内因。而我离职的内部因素是:自己在腾讯已工作七载,急切需要走出去看看,寻找一些新的机会,体验不一样的职场人生。七载光阴,白驹过隙,就像我上周发给同事的告别信中所说,入职时青涩的小伙伴两鬓已生华发。这七年来,收获不菲:

  1. 享受了很多平和静谧的编程时光。人生的意义无非是愉悦的渡过一生,对于程序员来说,安心的写代码即是最大的愉悦,是最大的满足。

  2. 可观的经济回报,虽不足以使我大富大贵,财富自由;但亦使我可以立足异乡,赡养双亲。

  3. 职业认同感,在这七年中,自己的能力得到了同事和领导的认可,连续多次的优秀员工是值得自豪的。

  4. 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但梁园虽好, 不是久恋之家。世界变化太快,内心已躁动,急切要走出去。留下来的生活是死的,只有走出去才有变活的希望。

唯物辩证法中,事物的发展也受外因的影响。而我离职的外部因素是:

  • 办公环境的恶化。腾讯传统的作风是正直友爱的,但所在部门因为某些空降人员的原因,变了味道,勾心斗角,党同伐异,令人无法安心工作,也是促使我离开的一个原因。

写到这里突然有些伤悲,希望这种不好的作风可以尽快纠正,不要传到整个腾讯。

职场

« 读《长安十二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