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杭州雾霾谈起

昨天,在简书上翻看了几篇文章,其中首页竟有两篇是谈论要每天写点东西的。其中有一个想法很好,是教人如何养成写东西的习惯的:每天抽出一刻钟以上的时间写点什么并坚持半个月,从此你可能就会有写东西的习惯。

道理很简单,知易行难,但自己还是想试一试,因为自己最初创建这个博客时,给自己定下了每周一篇文章的目标,到目前虽没有严格达标,但产出还是不少的,半年来也有30篇。这样一看,较往年比今年自己确实留下了一些东西,也有了一点成就感。

但这30篇文章中,技术相关的主要来自翻译,深感自己很难写出高质量、低雷同的原创技术文章,而如今要践行每日一篇的诺言,只能先从非技术写起了,从哪里开始呢?讲一讲近期热议的雾霾吧,终于扯上题目了。

前天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游历到台湾,游玩之余不忘社会责任感,遂至一献血站献血,粗大的针头插入自己的臂膀,自己咬紧牙关挺下来,血抽完了。然而噩耗传来,护士失望的告诉我:“您的血液不合格”。我问她怎么回事,她没回答,而是劝我赶紧去医院进行专业检查。

梦至此,我恍然大悟,一定是极恶的病,所以我痛哭流涕,感觉自己人生完了,哭极梦醒,但胳膊还隐隐作痛,醒来回想,长舒一口气。

天明上班,与同事言及此事,感梦中潜意识中的生病来自上下班途中遭遇的雾霾。从12月起,每日晚归回家途中,路上皆蒙蒙的雾霾。前年还笑留在北京的同学,生活环境困厄,想不到自己生活的杭州竟亦至此。杭州从此和,“江南好,最忆是杭州”这种词句渐行渐远了。

想梦中自己的遭遇,很可能会是雾霾这种东西给我们这些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下的慢性随机毒药,说不准若干年后谁会中招。尘肺此类职业病,患者还有责任人可寻,而一旦遭遇雾霾的荼毒而遭病,谁来买单?

小时候,印象中,北方的春天,沙尘暴总会来几次,每次都是几天的时间。那时黄沙遮天,阴风呜号,灶台碗里都沾满了沙土。但人们照常上班,上学,人们感觉到的最多的只是不便。确实这种沙尘暴相对还是“自然的”,沙尘中纯粹是沙尘,最多夹杂这一些颗粒垃圾,没有太多化学的物质。

家乡的沙尘暴这几年少了,不过环境并没有好转,村与村之间有好多建材工厂,路上也全是粉尘,空气中也有浓度很高的粉尘悬浮物,路两边本来绿色的庄稼叶子上也全是白色的粉尘,村里院子里都没法子晾衣服,会越晾越脏的。当时也是为了逃避这种环境,所以来到南方工作。想不到现在,杭州也这样了…

雾霾的好处

一切事务皆有两面性,从某种角度讲,雾霾的突然显现有其好处。因为雾霾可能是工业污染和汽车尾气排放长期的一个结果。城市中,空气质量一直很差,对人体的危害上可能每天都差不多一样,看不到雾霾也不能说明空气好,看到雾霾也不能说明空气更坏了。只不过雾霾的出现,将这种危害明面化了,使我们和各级部门不得不重视。换句话说,如果没有雾霾,可能不会有人重视与治理,但空气可能一样的差,不过公众的肉眼看不出而已。

雾霾的好处,就像前一段时间郭美美事件一样,从某种角度看,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