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一周年记

现在是2014年4月8日,23点45分,一刻钟后,今天将永不存在。一个小时前,才离开公司,相信现在公司还有同事在吧。今早收到了系统发来的祝贺入职周年的邮件,这一天真的来了,回头看自己竟然咬牙坚持下来了。

背靠大树好乘凉?

首先,腾讯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能作为腾讯的员工还是值得自豪的。公司很正规,这自不必说,各种软硬件环境也都不错,平时联调程序也有机会接触到一些技术水平不错的程序员,公司也基本可以做到重视个人的价值,能者多劳,多劳多得。但现在的部门,偏居杭州,保留了原创业公司团队“拼命”的作风。一年来团队忙的头昏脑胀,产品却并无喜人起色:产品跟着KPI走、偏离了产品本质;需求繁重、时间仓促;技术债越积越多,软件越跑越慢;感觉当前的团队像陷入沼泽的野兽,用力挣扎无奈越陷越深。

个人在这种环境下,心理肯定是矛盾的。团队中大概现在有三类人:其一是,团队早期的成员,产品像他们自己的孩子,孩子病了,他们很清楚,宁可自己吃苦也要给孩子治病(方法正确与否还在其次);第二种人是,希望产品能做好,但并不太有信心,能做好本职工作,大部分人是这种人;第三种是坏苹果,尤其现在团队的处境下更会放大其危害性。

千万不要做坏苹果

自己是第二种人吧。主观上感觉团队中出现了一些烂苹果的味道,至于究竟其行为能否归为烂苹果就见仁见智了。反正其作为真的不符合自己的工作价值观。极个别人:你跟他讲DRY,他给你四处拷贝代码;你跟他说代码可读性好,他给你疯狂用宏;你指出他的Bug,他缩头不理你;到头来代码没写几行,Bug倒永垂不朽的留下! 郭德纲形容同行的话真是不假:

“你和他讲文化,他和你讲孔子;你和他讲孔子,他和你讲老子;你和他讲老子,他给你装孙子”。

而整个团队呢?技术氛围几无,遇事推诿,任务分配不合理,凭责任心干活!坏苹果会传染,白沙在涅与之俱黑,真的害怕自己也会变得这样。换个角度看,只是别人的行为规范与己迥异而已,没准自己在他人眼中是奇葩呢。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践行何其难也。

但团队中还是有好多“良心”人物值得自己学习,不管是从技术、还是豁达、还是专业态度上。导师、正副组长都是自己学习的榜样。

我们为什么要加班?

有人将加班视为洪水猛兽,但这些人都是大牛,大牛有选择自己工作环境的自由。对于大部分人中国程序员来说,加班是约定俗成。但加班溯源自哪里真的不好说,可能是早期的软件从业者,是真正的喜欢这个行业,喜欢的时候加班也是甜的,所以他们会下班后继续沉浸在自己喜欢的工作中,所以无形中引领了加班之风。个人不反对加班,但仅限于特定时期、特殊情况下的加班加点,讨厌长期因不合理的项目进度安排导致的加班,而过去的一年真的是这样。

工作量 ÷ 工期 > 8 == 加班

工作量和工期都由产品包办制定,需求时间评估前,deadline早已定死,开发时间评估形同虚设,不是量体裁衣却是削足适履。想起Mac君讲的故事:

乔布斯兴冲冲的从外面冲进来,对沃兹说,『兄弟,咱们得做个XX,你是最佳人选,只要你能做出来,咱就发达了』

善良的沃兹:『没问题,我喜欢这挑战』~~

『唔,我们需要在4天内完成』

『我艹,你没事吧,怎么可能?至少需要两周』

乔布斯不说话含情脉脉的望着沃兹:『You can do it!』

『好吧,十天』
『……』
『好吧,五天』
『……』

『好吧,就4天』

乔布斯吹着口哨走了,沃兹留下来干了4天4夜。

故事的结尾是,沃兹漂亮的完成了任务。但天才不世出,现实世界真实的结局可能并不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