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知的未来》读书笔记

《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知的未来》上册的阅读笔记:

  • 我们通过观察或经验获得的知识具有严重的局限性和脆弱性
  • 为什么读报实际上降低了你对世界的认识呢
  • 黑天鹅的逻辑是,你不知道的事比你知道的事更有意义,因为许多黑天鹅事件正是由于它们不被预期而发生和加剧的
  • 看到一件事情发生正是因为人们认为它不应该发生,这是不是很奇怪?
  • 尽管他们有经验和数据,但他们并不比普通大众更了解相关问题,只是更善于阐述而已,甚至只是更善于用复杂的数学模型把你弄晕而已
  • 我们不学习规律,而是学习事实
  • 正常的东西经常是不重要的
  • 任何寻求证实的人都能够找到足够的证据来欺骗自己,以及他身边的人
  • 即使我们取得了知识上的进步和成长,或者正因为这种进步和成长,未来仍会越来越不可预测
  • 仅仅在装扮上公然反叛是一回事—社会科学家和经济学家称之为“廉价的标签”
  • 历史是模糊的。你看到了结果,但看不到导致历史事件发生的幕后原因
  • 在预测上,非常聪明和掌握大量信息的人并不比出租车司机更有优势
  • 避免信息毒害的好处
  • 每当我把时间不是花在研究,而是花在追求物质财富上时,它都让我感到羞愧
  • 业余作家为自己写作,专业作家为他人写作
  • 如果你是一名脑力劳动者,你不必工作太卖力,只需要多想。你的产出为 100和 1000 时,你做的工作是一样的
  • 收入具有突破性的职业只有在你成功的时候对你是好的
  • 而今天,少数人夺走几乎一切,剩下的人几乎什么也得不到。
  • 设计一双鞋比真正把它们做出来赚钱得多
  • 当你的样本量足够大时,任何个例都不会对整体产生重大影响
  • 几乎所有社会问题都来自极端斯坦
  • 只花 100 美元就让别人有快乐一天的感觉非常令人飘飘然
  • 火鸡问题可以把“喂你的那只手也可能是拧断你脖子的那只手”的情况一般化
  • 从火鸡的角度,第 1001 天没有喂食是黑天鹅事件,从屠宰者的角度却不是,因为这不是意料之外的
  • 正面的黑天鹅事件需要时间来显现它们的影响,而负面的黑天鹅事件发生得非常迅速—毁灭比缔造要容易和迅速得多
  • 现代世界是极端斯坦,被不经常发生及非常不经常发生的事件左右
  • 我们习惯过度解释,偏好简洁的故事,而不是原始真相
  • 叙述谬误指的是我们无法在不编造理由或者强加一种逻辑关系的情况下观察一系列事实。对事实的解释会与事实混在一起,使事实变得更容易被记住
  • 文字或符号表述得越有条理,越不具随机性,越符合一定模式,这种表述就越容易在大脑中储存或者写在一本书里,好让你的后人在某一天读到。
  • 压缩对意识的正常工作至关重要
  • 信息越具有随机性,事物就越复杂,因而越难以概括
  • 不要试图刻意不去想它—这几乎一定会带来反作用。更合适的解决办法是更多地看到事件不可避免的部分
  • 人们提出一个原因,好让你接受一则新闻,同时让事情看上去更具体
  • 有人负责核实事实,却没有人负责核实真理
  • 一个人的死亡是悲剧,100 万人的死亡只是统计学意义上的说法。
  • 因为我们的反应是不经过思考和反省的
  • 我们对黑天鹅现象的误解大部分归因于我们对系统 1(叙述)以及情感(包括情绪)的运用
  • 没有新发现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它是发现过程的一部分
  • 许多人在生活中忙忙碌碌,相信自己在做正确的事,但很长时间都无法拿出实实在在的成绩。他们需要一种不时获得满足感的能力,才能在不断受到周围人的残酷打击的情况下不失去勇气。
  • 这些职业能够产生一种持续的自我满足感
  • 风险投资人比创业家赚钱,出版商比作者赚钱,艺术经纪人比艺术家赚钱,科学比科学家成功(大约 50%的科学和学术论文或许花费了科学家几个月甚至几年的努力,却从来没有被人真正读过)。参与赌博的人获得了另一种非物质报酬:希望.
  • 假如你赚了 1000 万美元,然后损失了 900 万美元,这情形比根本没有赚钱还糟!
  • 学派使一个有着非凡思想而从中获益的希望很渺茫的人能够找到同伴
  • 沉默的证据
  • 自传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武断地把某些品质与事件连成因果关系
  • 这些行业产出了大量失败者:挨饿的演员比挨饿的会计师多,即使你假设他们的平均收入是一样的
  • 没有必要为所有濒危物种感到道义上负有责任
  • 这是一种沉默的犯罪
  • 回想一下证实偏差:政府非常擅长告诉你他们做了什么,而不是他们没做什么
  • 救活一个人只是统计数字,伤害一个人则是奇闻逸事
  • 我们冒险通常不是出于自信,而是出于无知和对不确定性的无视
  • 我的存在是低概率事件的重大结果,而我经常忘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