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杂记

今天正月二十一,按我们老家旧时的习俗,二月二”龙抬头”以后,才算过完年。今年过年在家里待了12天,算来不短,一年的忙碌终换来了多出的几日闲暇。年前被评为优秀员工算是出乎自己意料的一件春节期间的乐事。但在家中的这一小段时光,却没什么值得记录的,在村里依旧是整天玩一种叫做牌九的赌博游戏,自己很乏味,但儿时的伙伴热衷于此,只能舍乐陪他们了。然后其它的无非是,会会旧时朋友同学,一年中平日难得交流,且行业迥异,话题颇少,只能以酒代话,醉醺醺的归家了。

这个春节,和往年一样,主要任务是见一见常年不联系的人们,然后散了,依旧联系很少。今年越发感觉自己和每个人的关系都远了:父母、亲戚、儿时伙伴、高中同学。与父母交流最多的就是母亲总会问我:想吃什么、多吃点等等。至亲叔伯姑姑一大堆,但自己常年在外,甚少联系,感觉越来越不亲了,如今奶奶年事已高,等她走后,想必这些至亲会愈发疏远了,包括儿时躺一个被窝的堂弟,现在每月除了给我要点Q币外,没什么聊的了。儿时伙伴,都没怎么上过大学,大多早已成家,现在有些在家中打工,有些在外面做生意,这些年我在外面,能想像到他们的生活,但他们可能不知道我到底怎么过的,儿时的伙伴,一生的朋友,彼此很亲,但话题也越来越少了。高中同学,大都在外打拼,都很艰辛,不过几个要好的,也会是一辈子的哥们。

兄长回国教书,今年本该回家过年,但却意外上火车几小时前有事无法回来了,加上去年没见面,如果等今年春节再见,就三年了才见一次面了。人生有几个三年。这个影响我少年时期最深的人,和父母一样亲的人,也渐行渐远了。初八回杭,与父母同行至德州,父母去安徽看望哥嫂,这一天下起了大学,自己的高铁晚点三个小时,初九凌晨才到杭州了。然后雨雪不断,直到今天天才放晴了。

感觉整个春节的基调是灰的,唯一的亮点是,自己尝试着购得一KPW2,并且在春节期间,窝在家里里屋的床上翻看了三本书,自己的阅读习惯应该是被改变了,且是好的改变,这算是一慰藉吧!!

还有一事想起,今年群发短信明显减少,收到的短信也算是“私人定制”的,还意外的收到了苟哥一条酸溜溜的祝福。同事们会在微信群里发红包。当然更要好的同学会通话联系,我远在非洲的高中好友,总会在佳节想起我。